阿拉腾苏德

夏天好热,突然风吹了一下树叶摇了一下,我开心的笑了,过了没多久风走了,我擦擦汗旁边的人都抱怨风怎么吹一下就走了,我继续等着下一次风吹过来。你就像季候风,时不时撩动一下我,我没生气,只是期待下一阵风,我喜欢你好久了啊,我真的好意外,你有晚上想我吗,你几时再吹一阵。

姥姥在我身边睡着了,她是老人中不爱打呼噜的那种,很安静,在她睡着之前我和她简单的聊了几句,她说:“现在打发时间的方式也就是睡觉了,要不然一天天真长”。自从姥姥的腿摔坏以后就丧失了基本的劳作能力,再后来姥爷去世她失去了枕边说话的人。上天还是很仁慈的,没有让姥姥患上失眠之类的病,她在熟睡中打发自己无聊的时间,我不知道姥姥会不会做梦,会不会梦到姥爷,我很希望在姥姥睡觉的这段时间会在梦里和姥爷相见,很希望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小秘密。

现在窗外已经黑了,我家住在离市中心很远的地方,我看着窗外远处的灯火阑珊,很希望我身后躺着的这个女人内心不会有我心中那样的孤独,因为熟睡中的她已经和爱的人见了面。


当你把手搭在我肩上的瞬间
我真的以为那就是永远了

reply:我很想他,梦里都是他,舍不得醒来

你想他失眠的时候说不定他正和别人做爱,你好不容易睡着他已经换了阵地继续浪荡,你梦见他的时候他操的小姑娘得到了颗受精卵,你梦醒了想他想的哭起来那个小姑娘正在跪着用嘴给他清理。宝贝?真的值得?

对于所有的高中回忆止于今天,依旧是欢喜忧愁交错复杂,终于大家都迈上了通往未来的路,一年来我收获很多,感谢一年前没有对自己失望的自己

潮潮的清香人体气味,我喜欢

装睡的阿文